嫁娶

備註:本篇文章發表半個小時,隨即被奇摩小子發現,並刊登為精選內容;更感謝各位格友的捧場和回應!讓我締造出至建立部落格七個月以來,單日人數《14,599人次》的最高紀錄!

二姐出嫁的時候我幾乎沒有印象,因為歲數相差實在太多,依稀記得有兩頂轎車扛到家門口~是藍色和紅色的,二姐著一身深紅色的旗袍上了花轎…然後每次看到二姐回來,總是哭哭啼啼的和母親聊著話,也不知道她們在說些什麼?我只顧在旁調皮的穿著二姐的高跟鞋,一拐一拐的走著路。至於這些事情,還是在我年歲稍長時,詢問母親才知道的。

原來二姐在廿二歲那年,父親聽信媒婆那三寸不爛之舌,把她許配給市區內一某姓人家;那年輕人聽說是在洗衣店當學徒的,長得眉清目秀、皮膚白皙、個子又高、工作極為勤快;我大哥還偷偷隱在市區騎樓瞧這小子,看了之後都非常的讚賞!二姐長的一付鵝蛋臉孔(比當年的電影明星–樂蒂–還要美麗)是個古典美人型,配上這英俊的傢伙,真可說是郎才女貌,村民都視他倆的結合為絕配!

誰知二姐嫁過去沒幾個月,二姐夫辭去了洗衣店工作,開始幹起了他的老本行;天啊!是啥~你們知道嗎?二姐從房間內搜出一把武士刀,原來她所嫁的丈夫竟然是個流氓啦!真是晴天霹靂…二姐欲哭無淚,當然就回家哭訴給母親聽囉!不過值得安慰的是,二姐夫從來不曾動手打過二姐。在老蔣那個年代不能有槍,流氓打架都得靠實力,二姐夫個子高肌肉結實,原來是有原因的!

二姐夫的嘴巴非常甜,每次隨二姐回娘家,稱老丈人和丈母娘『ㄉㄡˋ桑』『ㄍㄚˋ桑』叫個不停,父親對著他破口大罵,他總是笑嘻嘻的;有次父親動手要打他,竟然他都沒還手,當然也就罵不下去了!

有一天深夜,二姐夫家突然來了好多的警察,團團包圍他的住處,二姐簡直嚇呆了!原來當時正在掃黑,叫作什麼專案的?二姐夫就是警察要《抓》的對象,二姐眼睜睜的看著二姐夫被《手銬》銬著步入警車,當時二姐正懷有身孕…

大家想想,一個嫁過去沒多久的弱女子,在深夜看著丈夫被警察抓走,當時二姐的心境是如何的驚嚇…

二姐夫被抓去關之後,父親對二姐感到非常的愧疚,所以每次上菜市場買菜都會去探望她(我家離街市很遠,所以上街買菜都由父親騎著腳踏車負責採買)二姐生活極為困苦,煮鍋稀飯配上簡單的菜餚,還必須上山揀些枯材枝燒飯;偶爾摘採野菜(豬母乳仔草)回家度過三餐。二姐也就是生活在這樣艱困的環境,養成她日後堅強獨立的性格,並且從此改變一生茹素!

二姐夫被關在台中監獄,大哥帶著二姐去探監。據他們回來描述,二姐夫在那兒被打得遍體鱗傷,所以央求送跌打傷藥過去,但是父親執意不肯,並且下令不準再去探監,一定要讓他在那兒受點苦,出獄後才能好好做人!

六零年代台灣流傳著《林投姐》的鬼故事;二姐回家哭訴說,她常在半夜看到有個人影在她的房門晃動,但是定神一看又不見了,嚇得她矇著被單、睜大眼睛過了整個晚上!後來還是我過去那兒陪她一陣子(我尚還未入學),這樣的一直到外甥女出世後,她有了伴才壯膽了些!

約過了兩年的時光,二姐夫出獄了,人消瘦了些,出獄後已不再惹事生非。逢人就勸說要乖點,否則被抓進監獄可不是好玩的,儼然一付過來人的教訓後輩晚生!他透露,監獄中最讓人瞧不起的就是《強姦犯》教訓這些強姦犯,都由老囚犯下手行刑,命令他們脫下褲子,然後用牙刷頭大力刷強姦犯的下體,痛的他們哇哇大叫直呼不敢了,這樣可還沒完呢!沒隔幾天又再刷一次,二姐夫說,被這樣修理的強姦犯出獄後,下體可能也差不多報銷了;至於刑偷竊犯,獄方管理員會用針頭刺他們的指甲縫,哇賽~這可會痛死人哩!二姐夫算是輕量刑的,囚犯在獄中若表現良好,都可以外放到大理石工廠做些雕刻的工作!

二姐夫共進監獄兩次,第二次好像是《一清專案》只因為和人再次打架(因為他有案底)所以又被抓去關,這次是搭直昇機直接送往綠島!進入綠島後,每個囚犯都無名無姓只有獄方所編的號碼。每天的工作就是從甲地搬石頭至乙地,再從乙地搬回甲地,反覆不停的從早搬到晚而且不得休息!二姐夫說,他受不了這樣折磨,曾經越獄一次!他趁著月黑風高的晚上,看到個小皮艇,於是爬上打算逃走,但是一坐上橡皮艇後可能過度緊張,手腳不聽使喚,怎麼的筏都是在原地打轉,最後被抓回慘遭一頓毒打,從此乖乖的關到刑期滿才出獄!

我們常聽到一首歌叫做《綠島小夜曲》它的歌詞非常優美和動聽,但是我的二姐夫每聽到這首歌就嚇得魂不附體,幾乎屁滾尿流!第二度出獄的二姐夫變乖了,從此洗心革面認真工作,由娘家出錢幫他買一輛拼裝車,讓他載運砂石以便養家糊口,一直到政府收購拼裝車才結束掉此行業!現在他年紀已大,耳朵有些背,必須要很大聲說話才能聽得到。這樣也好,別人罵他~他都聽不到,才不會再惹事生非!前些日子二姐回來,我悄悄問她:「結婚到現在,二姐夫有否打過妳?」

答案就是二姐夫從結婚到現在未曾動手打過二姐!(2007/05/22)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uji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