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劇表演

  老王的汽車修配廠重新開張了,是一棟三層高的嶄新樓房,記得老王初來咱這兒開業,夫妻倆和三個小孩子,合擠在一間租來的破廠房,但搬來幾年後,老王就開始買新豪宅,且現在還擁有省道旁的黃金店面。奇怪的是,老王的汽車修理生意並不是很好,平常只看得他在騎樓下和客人喝茶聊天,敲打車輛的工作,全落在一個小學徒身上,但他居然這麼厲害,能在短短十幾年就置產這麼多!莫非,老王中了樂透?可是樂透也是近十年才有的事,還是…老王偷偷印鈔票?

  近幾年的台灣經濟有夠差,薪資停滯,到手的鈔票還得東繳西扣的,薪資袋落在手上,有如衛生棉般,薄得幾乎沒有感覺它的存在;如果老王真的偷印鈔票,那我得好好討教。俗話說,馬無險草不肥,如果家裡真的有這麼一台印鈔機,也許年底還趕得及參選市議員或市長?心頭越想越高興;不過~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找個機會靠近老王,從他口中套出點石成金的秘術。

  老王和我沒有深交,但是平常看見他在騎樓下,我都會點個頭,我們算是點頭之交吧?為了接近老王,這天…我開車到他的店換機油。沒想到老王挺有良心的,他建議我應該牽新車去公司做保養比較適合。這樣也好,我的心意到了,是他不做我生意,並非我不捧他的場,不過我們之間總算有了接觸,臨走之前,老王要我有空去他店裡喝茶聊天,呵呵…這不正中下懷嗎?

  自那次以後,我經過老王店面,總會特地察看,因為想和老王促膝長談,需得找個較沒有人的場合。某天,他店面沒人,趁機我故意折返再經過,好極了,老王看見我並開了金口:「欸,同ㄟ要不要進來坐?」。同ㄟ是同姓的意思,真害耶,這個老王竟然洩漏出我和他同個姓氏。

  和老王面對面談了一陣子,我發覺老王身體不是很好,臉色帶黑且牙齒的菸垢很重,可能幹這種行業,需要和三教九流的人相處,菸酒檳榔不離口,日子久了,自然會如此?老王和我談話很投機,我也經常去他家聊天。有天,老王嘆氣的說他腎臟不好,如今只剩一顆腰子,這是經常應酬的結果。這話引起我的興趣,修理車輛不就開門等客人來,何須交際應酬?

  老王說他和太太的戶口分居兩地,為的是要拿兩地公家機關的車輛修理業務,因為政府每年所編列的經費很可觀,幹他們這種行業的人,根本不知道,這是任職在機關內的朋友告訴他的;只要有三家汽車修配廠去投標就可決標,但這三家公司都是他自己設立的。所以十幾年來,他的確賺了不少錢,可是必須和主管經常喝酒應酬,結果也換來他一身都是病的身體。

  我問這樣不違法嗎?他說一切都合法,政府每年編列的預算,執行率需達百分之九十以上,明年才會有相同的預算編列,如果今年用少了,明年的經費就會隨之減少。我問審查預算的代表不知道嗎?他說,他們全都是外行的,怎知道其中奧秘?原來我們政府編列預算竟然如此浮濫。那他怎肯抖出這個秘密,原因是他今年沒有得標!如果讓他繼續賺的話…打死他也不說。

  我細數他這十幾年來所購的資產,和他現在所道出的秘密,一切都吻合,也就是政府預算都亂編;難怪王永慶生前曾經說過,政府如果把全年的經費預算委託他經營,可以省去一大半錢。聽到這裡,好不叫人生氣,這只是公家機關的其中一個小環節,那全國各單位的預算呢?

  說了老半天,本文標題的賣屎管和文章有何關聯?賣屎管的秘密講成台語就是「不能講」的秘密也。(本篇文章乃虛構的故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,特此聲明)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uji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