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參加朋友的囍宴,婚禮主人安排我坐在「X老師」旁邊,主人家非常鄭重的向同桌的來賓介紹,「X老師」是個「匪諜」,被關過好幾年,但最後查無實據釋放,且有獲得政府一筆冤獄賠償金。我很好奇的問,既被冠上匪諜怎沒槍決?X老師說問得好,他先徵詢在座來賓同意後,點根在市面上很難看到的555牌香菸,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,開始侃侃而談他的過去…

他說沒被槍決,是執行槍決的外省人講話鄉音太重,每天清晨,執行官喊著某某人的姓名時,這些被冠上匪諜的本省籍同胞聽不懂叫誰,以為是在叫自己,就喊「有」;於是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拖出去槍斃,X老師說他嚇死了,每天晚上都會怕看不到隔天的太陽。

至於當年為什麼會被當作匪諜?他說,其實警總不會隨便抓人,真正可惡的是本省同胞,他們才是SPY,因為常接受「小心,匪諜就在你身邊」的洗腦,一發覺思想與眾不同的人就向上檢舉是匪諜,憲兵當然得據報抓人,他講句明白話,就是不識字的人懷疑認識字的人,思想有問題。

X老師被關進監獄後,他父親賣了幾甲土地,約有廿幾萬元,父親要他帶在身邊,設法買通獄吏放人;說放人?在老蔣那個年代沒人敢,不過獄吏會問他們死前有何要求,X老師說只想買幾包菸抽抽,當時一包香菸六塊錢,他說身懷這麼多鉅款,乾脆要獄吏多買幾包香菸,分送給牢友抽抽。X老師順勢扮牢友的哈菸狀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。由於他的慷慨,因此認識不少現今政壇一些重量級人物。從筵席中,看見他不時和與會的政治人物打招呼,可驗證他所言不虛。

X老師繼續說…從前處在戰爭年代,生命有不確定感,男生身負傳宗接代的責任,因此男孩子在十八、九歲就結婚了。他被關時,孩子們都已上了國小,因為他是匪諜,所以孩子沒有朋友,兒女下課回家只能K書,也因而造就他的兒女,目前都是教授和科技研發工程師的頂尖人才,這對他來說,不無彌補他對孩子小時候的虧欠。X老師說到這兒,眼角泛出了淚光…

直到有天,時任國防部長的陳大慶巡視監獄,看見X老師露著冤屈的眼神望著他。
陳大慶對著X老師說:「你好像有話要說!」
X老師壯起膽子說:「我只是個普通的國小老師,你們為什麼要關我?」
陳大慶隨扈看見X老師聲色疾厲的問話,立即拔起槍枝對準X老師,還好,隨扈當時被陳大慶攔阻,沒有開槍射擊。X老師回憶說,陳大慶的隨扈若開槍,他準沒命且開槍者也不會有事!

最後,國防部長陳大慶下令重啟檔案調查,終於還了X老師清白,並讓他恢復教職。X老師現已邁杖朝之年,但是對年少往事,卻仍記憶猶新。經過這次的見面,我和X老師已成了很要好的朋友,且我也和X老師有約,明年初將至他家訪談,屆時再與大家分享他的年少故事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uji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