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髮師

『有人在嗎?』我推開鋁門,探頭對著微暗的店內,輕聲的問著。

這家理髮店是我第二次光顧,因為常去剪髮的那家理髮店,老闆娘出門遠遊,所以只好來此間,雖然費用貴了些,但還算便宜!

『來了…來了!』屋內傳來急促下樓的腳步聲,並聽到老闆娘拉高嗓門的喊著,她好像深怕我不耐久等就會跑掉似的!老闆娘下樓後馬上打開電燈,並且開了冷氣,嘴巴開始譏哩呱啦的說著:

『現在的客人很多是不堪久等,有一次,我丈夫下樓慢了些,客人就開始罵。老公回答他,是腳部受傷的緣故,誰知客人又說,誰叫你老爸不多留點財產給你,不然也不用那麼辛苦幫人剪頭髮。唉…聽了真是叫人生氣,我們又不能拒絕他理髮,現在花錢的是爺,客人最大!』

『怎會有這樣的客人呢?客人這樣說是不對!』我應了她一聲。

老闆娘幫我圍起圍巾,邊半夾雜著國台語,繼續說著:

『那個客人啊,伊老北確實留了很多財產給他,但看他整日遊手好閒,遲早會坐吃山空,我看他能跩到幾時?說到我老公腳受傷的事情,就讓我更生氣,你知道嗎?阮ㄤ去榮總給一個外省醫生看,他說醫院已沒有病床。我看他是要紅包啦!我懇求許久,才讓阮ㄤ住兩人一間的病房,每天的病床費用要付一千五百元,而隔壁床卻住著一個外省兵仔,看他好端端的,且都不需要負擔任何費用,阮ㄤ住院沒幾天就被趕出去,醫師說不能呆太久,但是那個外省兵卻還一直住!』

『真有這種事情?』我問她。

『每次,我說這件事情給客人聽,大家就罵我是民進黨員,我只是實話實說,厝邊隔壁竟然把我說成這樣。』她被人家說是民進黨員,心裡上好像很委屈。

『可能妳說話比較激動吧?』我認為她說話要慢點比較好並安慰著她。

『你知道嗎?來我這兒理頭髮的一個外省兵仔,還怪我空閒時候,不該兼做一些家庭手工藝,他說理髮就好,兼做手工藝,這樣會佔掉一個工人的職缺,難怪有些年輕人找不到工作!』

她理髮一次收費130元,兩夫妻幫人理髮再加上兼做手工藝,一個月總收入約2、3萬塊錢,要供給3個孩子讀書,兼做家庭手工藝應該是不得已的事情。一個家庭月收總額三萬,在目前算是中低收入戶。

『當時,我聽了非常生氣,我說哪有像你們這麼好康,在家裡不用工作,政府每個月就會撥款到你們戶頭。』這個老闆娘說話真衝,還會和客人頂嘴!她越說越激動,居然把我的頭髮剪得過短。算了…夏天把頭髮剪短也比較清爽。

老闆娘的話匣子打開後,一直說個不停。

『我們家以前好窮困,婆婆把大女兒嫁給一個外省兵仔,你知道嗎?我小姑的先生領了十多年的月退俸居然再買了兩棟樓房,而我們每天拼得要命,卻只能求個溫飽!不過,我家小姑做人很好,每年我帶小孩子去她家作客,小姑都會包個紅包給我的孩子!在去的半途中,我都會一再叮嚀小孩,阿姑包紅包給你們的時候,我會在旁邊說不用啦,小孩子都這麼大了;但是你們不要信以為真,不要不敢拿紅包喔,要拿回家交給媽媽,通好貼補你們的註冊費用!』老闆娘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『我小姑的先生是上校退休的,我感覺很奇怪?他也沒有讀很多書,居然可以幹到那麼高的職位!還有…我小時後上學,教我們的老師,聽說只有國小程度,這樣也在教學生,偶現在國語不標準,可能和以前的老師有關係!』老闆娘很厲害,手和嘴巴都沒有停止過!

說到這裡,我的頭髮已經理好,而她的故事也應該說得差不多了!老闆娘很高興我能聆聽她的牢騷話。

回家後,我反覆回想她說的話,好像句句都脫離不了『外省仔』這三個字。我推測…應該是她小姑嫁給外省仔,生活過得很好;而她嫁給本省人,每天拼得要死要活,卻只能圖個溫飽!所以在她的潛意識裡,政府對外省族群特別照顧,讓他們不用幹活就有錢可以領到死吧!

老闆娘今年五一歲,長得不錯;至於嫁給外省兵仔的小姑長成啥款?剛好,牆壁上貼有她們全家福的照片,老闆娘指給我看,她小姑的身材矮矮胖胖,五官不怎麼樣,可是卻那麼的好命!古早郎講『紅顏薄命』果然沒錯,所以女人啊~出生地點不重要,最重要的就是要嫁對郎君!(2009/09/10奇摩文章)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uji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