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水因緣

阿英一早就準備好一盆清水,她要潑那個騎車上班,途經家門口的姑娘。為什麼?因想找她做弟弟的女朋友。笑話,想牽這個線,托人介紹或上門去說親就可以了,幹嘛要用水潑她?說了你不信,這姑娘姓啥名啥,阿英一概不知,只曉得她天天在自己門前經過去上班,紮兩根小辮子,穿藍碎花連衣裾,清純的臉上含著微笑,一看就知道是個賢淑的好姑娘。阿英想了很久,才想出這條餿主意,用潑水來結識她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藍碎花連衣裙飄過來之際,阿英端起那盆清水,瞄準裙擺就潑了過去,把姑娘人家膝蓋到腳潑得濕透,還沒等那姑娘反應過來,阿英隨即丟掉臉盆,趕上去扶住即將倒地的姑娘,連聲的說對不起。姑娘本想發火,看到肇事者扶住自己,避免跌跤出洋相又連聲賠禮道歉便忍住了,不過還是埋怨:『你看,裙子鞋襪都濕了,叫人怎麼去上班』。其實阿英有準備,對姑娘說:『我和你身材差不多,若不嫌棄就穿我的去上班,我這裡把你的曬乾,下班時來取,好嗎?』姑娘覺得也只好如此了,如果回家去換,時間來不及會遲到。阿英拿出的裙子,是一條沒穿過的粉紅色連衣裙,姑娘覺得太豔麗要換一條,阿英堅持要她穿,說不就一天嘛,管它豔不豔。無奈的她只好穿上,急急忙忙上班去了。阿英跟在後面追著問:『你叫什麼名字?』姑娘答:『嘉嘉。你呢?』『阿英。』

嘉嘉是供電所的配電工,在配電房值班。班上姐妹看她穿著新裙子來上班,光彩照人,嬌嫩嫵媚,十分搶眼,笑她是不是名花有主?弄得好不尷尬。解釋了半天,大夥才明白是那倒楣的洗衣水惹的禍。不過大夥還是覺得這套衣著,就該穿在嘉嘉身上,才能顯示出衣料的價值,和提高嘉嘉的美麗氣質。她不跟姐妹們貧嘴,拿起報表,專心抄寫各條電路用電數量。心裡想,今天回去讓媽媽看看,這裙子是不是穿得好看,如果媽媽也說好,下個月發工資就買它一條。

晚上回家,剛進門,媽媽看見粉紅連衣裙問:『姑娘你找誰?』媽媽並沒有把她與自家閨女連繫起來。當知道原委之後,直怨阿英是個大頭瞎,潑我女兒一盆水。俗話說,朝茶晚水,說的是早上被人潑了茶,晚上被人潑了水是會倒楣的,幸好她潑的不是茶而是水,否則我就跟她沒完沒了。當說到這套衣裙是不是好看時,媽媽也覺得不賴,同意嘉嘉的想法,下個月發工資後買條還她。

第二天嘉嘉趕早來到阿英家,取自己的裙子和鞋襪。問清楚粉紅色連衣裙在那裡有買,待下個月買了還給阿英,至於自己已穿過的那件,就留著自已穿。阿英說,不用還,你就放心留著穿,也不要去買新的,花那錢幹什麼?

兩人越說越熱乎,嘉嘉說要不認你做乾姐?阿英說,那敢情好,我只有一個弟弟,父母早已過世,這樣我就有個妹妹了。臨走時說好,哪天去嘉嘉家見過父母,把這事定下來。阿英覺得弟弟的婚事有門,自己寬了不少心。自從父母過世後,姐弟兩人相依為命,刻勤刻儉才使自己讀完高中,當了機械廠車工,後來才當配電工。弟弟讀了大專,在銀行工作。一路走來,坎坷又艱辛,本來己談好朋友準備結婚的,想到弟弟今年也二十一歲了,性格比較內向,沒有女朋友,沒有成家,自己嫁了,他一人一家該怎麼過?不得不一再推遲婚期。現如今,如果嘉嘉成了弟妹,豈不就…

嘉嘉的父母也不反對。想女兒從小無兄弟姐妹,遇事無親人幫忙,如果有一天我夫婦百年歸壽,女兒可沒姐妹親戚可走,現在認了乾女兒,還連帶認了個乾兒子,家裡人丁一下子興旺起來,怎會不樂意呢。嘉嘉又多了個哥哥,不知有多高興。

二年之後那潑出的清水結出了碩果,嘉嘉的父母要收阿英的弟弟,老倆口的乾兒子為上門女婿,徵求已出嫁的阿英意見,阿英說,我贊同,但兩老要問問乾兒子有沒有別的想法?老倆口說,我們長輩都同意,包辦包辦,諒他們兩個小青年也不敢違背。果然,第二天上午,他倆就帶齊證件去了婚姻登記處。

結婚那天,親朋滿坐。參加婚宴的人都說兩位新人是天生一對,地下一雙,有人問起是誰給牽線搭橋的,有知道內情的人起哄說,還不是那一盆清水…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uji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